惠泽社区?日历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发布时间: 2019-07-02 11:05  【字号:      】

惠泽社区?日历

  原标题:发动恐袭拿孩子当目标:这个组织“渣”到爆

  “建设性塔利班”或许真的存在,但塔利班更擅长和愿意去做的,依然是破坏。

  ▲塔利班宣称对阿富汗爆炸袭击负责。  新京报“动新闻”出品。

  当地时间7月1日上午,一群恐怖分子袭击了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国防部建筑,并与安全部队激烈交火,导致了极为严重的伤亡。

  国防部大院被袭击,邻近小学生遭殃及

  据当地媒体称,袭击发生在7月1日上午9点左右,正是一天中交通最繁忙的早高峰时段。5名袭击者驾驶装有爆炸装置的汽车闯入国防部大院中正在施工、尚未竣工的物流与工程中心,引爆炸弹,随后与闻讯赶来的阿富汗军警激烈交火8小时之久。

  目前伤亡情况尚无确切数据,有媒体估计约有40人死亡,100人左右受伤,死亡者中包括全部5名袭击者、数量不明的军警和一些未成年学生。

  由于事发地点附近有两所学校,炸弹爆炸时学生正纷纷到校,因此伤亡十分惨烈,阿富汗教育部发言人纳扎特表示,已确信有学生在此次恐怖袭击中死亡,至少51名学生受伤,最小的遇害者年仅7岁。

  事发地位于喀布尔市中心,附近遍布军事目标和外交设施,因此引发了广泛关注,炸弹的冲击波毁坏了附近一所私人管理的战争博物馆、两所学校校舍、电视台大楼和一座体育馆。

  一位目击者表示“刹那间仿佛整个世界颠倒过来,睁开眼时四周围都是浓烟和灰尘,一切都被毁坏,同事们都在声嘶力竭地尖叫着”。

  肇事者仍是塔利班,时与地选择有讲究

  不出所料,此次袭击的肇事者,仍然是阴魂不散的塔利班组织:袭击发生后,塔利班组织发言人马贾希德表示,他们用卡车炸弹袭击了“喀布尔的重要军事目标,摧毁了该目标并造成重大伤亡”。不过他只字未提此次袭击对平民、尤其未成年人所造成的伤亡。

  ▲阿富汗警察还原袭击过程:自杀式爆炸后又枪击民众。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哈尼对塔利班这次“不分青红皂白的袭击”发出“最强烈的谴责”。他指出,这些“犯有危害人类罪者”不顾任何价值观或准则,野蛮残忍,剥夺了许多无辜平民的生命,其中很多人还是孩子。

  事实上,孩子从来都是阿富汗内战中最容易被伤害的一群人:今年2月,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指出,阿富汗儿童在战争中的高伤亡率“特别令人震惊”,2018年共有3062名阿富汗儿童在塔利班发起的军事行动或恐怖袭击中伤亡,绝大多数是因爆炸所致。

  非政府组织“人权观察”称,自2016年起平均每年有约11000人在内战中被殃及而致伤亡,其中儿童所占比例高达30%。

  种种迹象表明,此次针对国防部大院的袭击,真正的攻击目标并非那座尚空无一人的在建大楼,而恰是隔壁儿童熙熙攘攘的学校。

  9月23日阿富汗将举行总统选举,学校被许多选区选作投票点,而破坏大选正是塔利班组织的重大战略目标之一,2018年10月议会选举时他们就曾威胁这样做,此次显然带有杀鸡儆猴和“实战演习”的双重意义。

    被炸塌的未来,被遗忘的战争

  正如有观察者所说,此次恐袭炸塌的是“阿富汗的未来”——不仅因为伤亡近半为未成年人,更因此举让美国和阿富汗政府所极力倡导的“与建设性塔利班和解”政策十分尴尬,进退两难。

  6月25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刚刚在毫无预告情况下突访阿富汗,表示“对在9月1日前和建设性塔利班达成和平协议感到乐观”。

  此前美国驻阿富汗和平特使哈利勒扎德也在网上撰文,称特朗普政府期待和阿富汗达成“全面和平协议”,目的是在9月阿富汗大选前达成“持久和平”。

  美国和塔利班间的谈判自去年9月公开启动,6月29日在多哈开始第七轮谈判,核心内容是美国撤军,换取塔利班同意永久休战及驱逐外国恐怖分子出境。

  事实上,特朗普真正关注的并非阿富汗,而是美国将于2020年举行的大选:一心谋求连任的他,希望美国以“胜利者”的姿态离开阿富汗。这可以兑现他“让孩子们回家”的政治承诺,也可以让他有底气在选战中嘲讽“执政时总也无法从阿富汗脱身”的民主党对手。

  虽然将信将疑,但阿富汗政府此前也对和平谈判心存侥幸——就在数十名学生被此次恐怖袭击炸得血肉模糊的两天前,阿富汗国家安全顾问莫希卜还在推特上发文,称“我们的孩子们从和平与安全中获益最多”。

  7月1日的爆炸、袭击和枪战,无情击碎了这些。“建设性塔利班”或许真的存在,但塔利班更擅长和愿意去做的,依然是破坏。

  对于塔利班何以在谈判关键时刻作此举措,美国智库意见分歧。有人认为这是对美国实施“极限施压”,迫使美国政府因担心代价太大而降低要价,早早撤军;也有人认为是塔利班内“主战派”和“主和派”分歧加剧,前者不惜铤而走险来拆后者的台。

  问题在于,塔利班到底在想些什么,是个难以拆解的问题。曾在阿富汗服役的美国中将博尔格在事发后被问及“应采取何等措施应对塔利班袭击”时,直截了当表示“撤”。理由是“我们已经失去太多士兵,贫穷的阿富汗人丧命更多,这场战争拖太久且看不到尽头,阿富汗人自相残杀这固然很惨,但不关我们的事”。

  对美国方面来说,找个体面台阶“赶紧止损”或许才是要紧事。所以尴尬归尴尬,“和平谈判”仍不得不硬着头皮进行下去。至于将一个千疮百孔的阿富汗丢给“已恢复和平与安全”的喀布尔政权和塔利班,究竟是否保险,只能是更次要的考量。

  □陶短房(学者)

  



(责任编辑:钦黎明)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