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神灯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发布时间: 2019-04-27 21:13  【字号:      】

六合神灯

  原标题:没想到,我们在巴拿马发现了陈水扁的踪迹。

  我知道你在1996年做了什么。

  陈水扁?不是刑期内保外就医之中吗?怎么会在巴拿马发现他的踪迹呢?

  据说是手都不会抖了,也算不清100-1等于多少,别管真的假的,坐二十个小时飞机到巴拿马都不大可能。

  如此,在巴拿马发现阿扁的踪迹,那不是活见鬼了吗?老实说,发现的时候老萨也很是惊诧。事情得从头说起。

  今天我们一行结束了在萨尔瓦多的日程,凌晨从圣萨尔瓦多国际机场起飞前往巴西,中途需要在巴拿马转机,于是降落到巴拿马城国际机场。

  巴拿马是典型的热带气候,如今已经进入炎热天气。

  巴拿马的人是以热情著称的,结果把天气似乎也给弄得太热了。

  转机需要等待几个小时,为了照顾团队中的几位老人家,巴拿马使馆的工作人员做了很大努力,巴方得知我们的情况后,安排大家在机场的贵宾休息室小憩。

  贵宾室在航站的二层楼上,一进去果然凉爽很多,大家都舒了一口气。

  进去之后才明白,巴拿马方面很是体贴,给我们安排的是平时国宾过境的贵宾休息室。

  中巴关系在2017年建交之后发展很快,这次是看到实证了。

  这是一座分成里外间的休息室,用多宝格式的隔扇隔开,隔扇上还放着各种纪念品或模型。有的物品独具匠心,值得一观。

  比如代表着巴拿马“地球十字路口”地位的地球仪,本来也没有什么特别,加上带有传统风格的贸易航线,便可以玩赏了。↓

  而在隔扇外侧,写字台上放置着巴拿马的国鸟 – 食猴鹰的铜雕,旁边一册厚重的大型本册引起了我们的好奇。↓

  原来,这是一册供来往宾客写下留言的纪念册,造型古朴厚重,已经用了二十多年了。

  翻开来看,只见一页页写满了感言,其中不乏名人之作,大多是表达来到巴拿马的感触,有些还加上了手绘,来表达旅人的情怀。

  其中,也有中国人或华裔的留言闪过,有的来自内地,有的则来自更远的地方。

  比如这位来自洪都拉斯的王先生或女士,让人想起那样一句话 —— “只要有草能生长的地方,便有中国人的足迹”。↓

  巴拿马南为南美洲,北为北美洲,东为大西洋,西为太平洋,虽然是一个不大的国家,却体现着两洋两洲的文化结合。从太平洋走来,一抬头就是大西洋,也难怪过客们到达这里,会如此有感慨了。

  本子已经用掉了大半,假如把这上面的名字排列起来,估计可以道尽巴拿马南来北往的沧桑。

  同行者中有两位是长期从事外交工作的,对这本纪念册兴致盎然,我想这可能是职业的影响,总是走遍天涯海角的工作特点,让他们更多感怀。

  不过,翻看了一会儿,其中一位忽然发出一声压低的惊呼。

  问他们怎么了,答曰没想到这里居然有陈水扁的留言。

  陈水扁?他不老老实实在台湾坐牢,怎么跑到巴拿马来了?

  细看,果然是有的。。。。。。

  陈水扁的留言夹在上下两名宾客之间,实际上并无具体内容,连“到此一游”都没有,只是一个签名而已,其中文部分为:“中华民国 台湾 台北市长 陈水扁”,英文部分是“Chen Shui-Bian Taiwan”,下面是日期 – 1996年3月30日。

  看到此处有人感慨,虽然只是一个签名,依然清晰地透出陈水扁其人的性格。它的英文部分只标“Taiwan”而不提中国,体现了陈水扁一贯的台独立场。但是他估计也明白台独不得人心,为了避免遭到舆论的打击在中文部分还多签了一个“中华民国” -- 至少在表面上,陈水扁当时还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

  仅仅一个签名,我们也曾有些疑虑,陈水扁当时怎么会到了巴拿马呢?真的是他吗?还是什么人仿冒的?

  翻开历史我们会发现,陈水扁还真的多次来过巴拿马。他第一次到巴拿马是在1984年,第二次便是和留言相吻合的1996年,第三次则是在2000年后他以所谓台湾地区“总统”身份造访中南美洲,试图拉住拉丁美洲部分“邦交国”,避免出现断交问题。

  那时候的陈水扁正在春风得意,与其失去政权后因贪腐坐牢的窘态判若两人。

  1996年陈水扁是借出席世界国际地方政府联合会议的机会到达巴拿马的,台控媒体曾有这样的描述:“陈水扁此行八天七夜连赶三个国家,陆续会晤智利、巴拉圭总统、副总统、外长、国会领袖、首都市长及巴拿马外长等主要政治人物,且智利首都圣地牙哥及巴拉圭首都亚松森市长都是该国未来受嘱目的政治明星,透过首都执政经验交流有效增进彼此了解,同时奠定未来加强合作的基础。”

  听起来堂而皇之,对于陈水扁而言,真正此行的重点却是巴拿马。对台湾而言,据有巴拿马运河的巴拿马政权,是党是还与台湾当局保持所谓外交关系的二十来个国家中,极少数尚有国际影响力的。然而,1996年大陆却与巴拿马方面达成了在当地开办贸易代表处的协议,这让台湾方面感到十分惶恐,陈水扁此次访问,便是急于灭火,阻止中巴交流推进深入的一次行动。

  台媒对此报道曰:“陈水扁在与巴拿马外长会晤时了解中巴两国外交关系未受巴国与中共互设商务代表处影响,他在返国后则强调,政府应重视友邦基于香港九七大限,必须与中共建立商务关系的间题,协助友邦维系经贸利益。”

  这只能说算是委婉地承认大陆与巴拿马的接近已可无法挽回。

  同年九月,李登辉再次前往巴拿马活动,同样收效甚微。

  中国远洋航运总公司的巨型集装箱船经过巴拿马运河,大陆与巴拿马之间的关系,由于双方的共同利益而日益巩固。

  2001年和2004年,陈水扁两番再次访问巴拿马,执行所谓的“烽火外交”使命,结果可想而知。或许因为出访毫无亮点,到了2006年,他出访拉丁美洲干脆不再去巴拿马,而“烽火外交”也狼狈地便成了“流浪外交”和“迷航外交”,凸显台独主张后台湾在国际社会的孤立感和四面楚歌,陈水扁因为“出访”的失败,无论岛内岛外收获了足够多的冷嘲热讽。

  与此同时,大陆与巴拿马等拉美原台湾地区“邦交国”的关系日新月异,经过与马英九政府达成“外交熄兵”的时代,在民进党再次执政后,多米尼加等国陆权衡利弊,陆续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了外交关系。

  特别是巴拿马,蔡英文亲自飞去劝诱,也没有办法挽回。

  2017年,中巴建交后,在北京的巴拿马使馆正式开幕。

  魏强大使履新后与巴拿马外长合影。

  双方的民间外交也如火如荼,图为2018年中国-巴拿马在巴拿马城共同举办会议,推动一带一路建设,中巴关系在不断得到发展。

  此时,再看陈水扁这短短的留言,便益发有“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的感觉了↓

  我们在巴拿马发现陈水扁的踪迹,无疑是一件奇事,但二十年来世界的变化,也许这便是一面小小的镜子了。

  来源:环球网/萨苏

  



(责任编辑:钦黎明)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