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港同台同步报码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发布时间: 2019-04-23 08:27  【字号:      】

本港同台同步报码

   原标题:敏感时刻,她说:相信冷静头脑将占上风,让美中“脱钩”是大错误!

  美国前副助理国务卿谢淑丽接受《环球时报》专访。

  中美之间纷扰不断,未来两国关系将向何处去?什么样的相处模式才是最符合两国利益的?这成为很多专家学者研究的话题,其中就包括美国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21世纪中国研究中心主任谢淑丽(Susan Shirk)。现年74岁的谢淑丽(如图)从事中国问题研究长达半个多世纪,还曾担任美国主管亚太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近日,谢淑丽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直言不讳地表达了自己的担忧,但同时表示“相信冷静的头脑将占上风”。专访中,谢淑丽对中美之间发生的系列事件一一表达见解。需要指出的是,谢淑丽是中美关系领域最有影响力的学者之一,也是“中美接触”的支持者,但她的某些观点仍难免过于“美国”。

  中美并非必然滑向对抗

  环球时报:不少中美学者对当前的双边关系忧心忡忡,您是否也这样?

  谢淑丽:我很担心当前的美中关系。每个人都需要认真思考,阻止紧张局势恶化。我的观点是,美中关系并不是不可逆转地滑向对抗。我没有放弃中国,我也没有放弃美中关系。但据我所知,美国许多研究中国多年的专家已经放弃了,他们对中国的政策趋势感到沮丧。不过我相信冷静的头脑将占上风,美中双方仍然保有务实的基因来解决问题。

  环球时报:您曾说特朗普政府正在以错误的方式应对中国,您对特朗普政府调整对华政策有何建议?

  谢淑丽:最主要的是谈判,这是显而易见的,是一种基本的外交。特朗普政府的做法只是简单地进行反击,对你说你知道应该做什么、解决它。他们并没有明确说明如果你可以做这五件事情,如果你可以解决这五件事情,那将对我们是最重要的。我们应坐下来讨论这些问题,看看我们能否用真正的谈判来解决。为了展开成功的谈判,你必须传递这样一点:我们必须打造建设性的关系来解决问题,所以你必须在任何谈判中都有一种善意的精神。

  我同时希望中国也做出政策调整。许多美国人,包括中国问题专家认为在中国目前的进口替代、高科技产业化政策下,国家以巨额资金支持中国企业,令外国公司不能在中国公平竞争。另一个例子是南海,我们希望看到真正具约束力的行为准则和中国为稳定局势做出努力。当然,美国不是南海主权声索国,也不是域内国家,但南海的自由航行和国际水域保护对所有贸易国家都非常重要。如果双方都能灵活、务实地调整政策,我相信全面的敌对能够避免。

  “红色恐慌”有可能发生

  环球时报:华为、“5G”成为去年中美关系中的关键词。您认为,美国对华为以及其他一些高科技技术的遏制措施,其背后隐藏着怎样的担忧?

  谢淑丽:让我们先把华为、5G和其他技术问题分开。我希望我们的技术合作能够尽可能不受阻碍地继续下去。5G是重要的基础设施,华为像其他中国私企一样,在保持自身独立性上没有多少能力。中国政治经济下的私营企业走向全球,面临的一个大问题就是打造对其独立性的信任十分困难。

  现在美国要限制中国的技术投资,并实施更严格的出口管制。这些管制将决定中国公民是否可以在美国大学或企业的实验室工作及开发技术。已经在美国进行的研究,则受到出口管制规定的约束。更具体的管制规定在拟定中,还没有正式宣布。我建议尽可能缩小受限制的技术范围,给开展科技合作留下更多空间,因为合作有利于人类进步,限制范围太宽泛,人类进步的步伐将不可避免地被放缓。如果太多技术被认为关系到国家安全,这对美国来说是不利的,因为美国将因此失去中国人才。

  环球时报:美国一些人炒作所谓中国“学术渗透”“留学生渗透”等,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谢淑丽:在麦卡锡时代,由于对间谍的担心及担心美国民众同苏联和共产主义太接近,他们开展“猎巫”行动,不少美国人被指为共产党人或同情共产主义者。现在美国情报部门相信中国间谍行为的存在,并不断警告人们要当心、小心。所有来自中国的人,包括华裔美国人头上都被怀疑的阴云笼罩,虽然现在还没发生,但我担心针对中国人的“红色恐慌”可能发生。这也是我一直在提醒我们需要小心的。

  环球时报:美国在给盟友施压,要求它们跟美国一起遏制中国的高科技发展,这将如何影响美国和盟友的关系?

  谢淑丽:美国并不总是把盟友视为平等伙伴,当然,这是一个错误。我们需要听取我们伙伴的意见并告诉他们我们的想法。跟他们说你们必须做出选择,这其实是将盟友和朋友置于一个非常困难的境地。他们希望跟中国和美国都保持非常良好的关系,所以迫使其他国家做出选择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竞争并不总是坏的

  环球时报:您怎么看中美贸易谈判的前景?

  谢淑丽:目前双方都非常积极地想达成协议,所以我认为肯定能达成。但它不能解决所有经济和技术问题,这些问题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伴随我们。

  环球时报:美国内部有些声音要求中美“脱钩”,您觉得中国和美国能够在经济和技术上“脱钩”吗?

  谢淑丽:“脱钩”将是一个巨大错误,它将对全球经济造成极大破坏。美中“脱钩”将损害世界经济稳定,破坏供应链,而这些供应链是过去三四十年我们享有的国际和平的基础。美中经济融合已经发展到相当深的程度,如果我们试图切断这些联系,不仅太极端而且破坏性强,可能导致深层次的“去全球化”。从更广的层面,我视美中经济融合为全球化的重要基石。我们不想回到全球化之前的时代。

  环球时报:您参与主导的报告《修正航向:向有效且可持续的对华政策进行调整》今年2月发布,该报告建议美国与中国开展“巧竞争”。迄今为止,华盛顿对这份报告有何反应?

  谢淑丽:我们把这份报告带到华盛顿,将其提交给了国会、国务院、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他们对这份报告很感兴趣。很难说它是否会被纳入政策。正如我之前所说,特朗普政府主要是反击,但单纯反击不是一种战略,而且存在一定的危险。从战略上来讲,你需要清楚你想要实现什么,然后与对方沟通,你需要施加一定的压力并开展尊重对方的谈判来解决问题,同时保持合作的大门敞开。这是我们所倡导的。

    环球时报:您觉得中美关系未来会怎样?

  谢淑丽:双边关系不可避免地会更具竞争性,但竞争并不总是坏的。比如,谁将在提供全球公共产品方面发挥更大的领导作用?谁更能帮助国际机构加强建设?谁能提供更多外援以及用外交的方式在世界上赢得更多朋友和盟友?如果我们在这些方面加强竞争,那是可以的。美中并非不可逆转地要对抗。很明显,我们都不想要军事冲突,我们也不希望竞争导致全面的敌意,就像冷战时期发生的那样。

  环球时报-环球网/于金翠

  



(责任编辑:钦黎明)

专题推荐